新闻广播|滨海广播|交通广播|经济广播|生活广播|文艺广播|音乐广播|相声广播|农村广播|小说广播
 
   活动海报
更多...
 
   热点新闻
·【每日相声】2015-11-19节目回顾
·【边走边唱】2015-11-23节目回顾
·纪念高盛麟先生诞辰一百周年特别节目:“盛世麒麟——赵景勃眼中的...
·全国曲艺“十大名票”全新出炉 “和平杯”全国曲艺票友大赛颁奖晚会...
 
   往期活动
专访 |“把青春唱完”满心欢喜迎接岁月带来的礼物——高旗
2018-01-23 17:38   稿源: 天津广播电视台文艺广播   编辑: 文艺广播 贾曼婷

  把清楚唱完:系列专访二——高旗:满心欢喜迎接岁月带来的礼物

  “把青春唱完”高原摄影展第二场沙龙,摄影师高原邀请到“超载乐队”主唱高旗与DJ翟翊陪大家度过了一个难忘的圣诞夜。除了谈论音乐与生活,这次高旗还介绍了近年在筹备的主题纪录片。

  这些年虽然没有推出新的专辑,但也为传播摇滚乐文化做了很多事,最近在筹备的纪录片,给大家介绍一下。

  在2010年左右,几个朋友经常会想,我们经历了很多,从青春这种荷尔蒙到思考音乐的人生,在90年代创作了这么多的音乐。但是时过境迁,很多对我们的理解与解读,有时不到位,但是我们也可高兴的看到这些。尽管我们可能是摇滚乐里面最早牺牲的那一代,不管因为什么原因,至少我们做了。我们后面出现了很多摇滚乐队和有创造力的音乐家。在今天,创造了那么多好的音乐节和优秀的专辑,我们开始的过程在90年代是很有代表性的,因为那会儿就像一个沙漠。很多人想记录这个事情,但对我们当事人来说,他想讲的那个深层的意思不够准确。我自己感觉当年的冲动和创造的感觉过了十几年以后,我回头看自己,会觉得原来当年是这么想的啊!周围朋友的作品或者一个举动是为了什么。事后你可能会重塑出来一个清晰的脉络。为什么我们不自己把这段历史重新整理一下,让大家看到我们,摇滚乐从没有到非常壮大再到经历很多挫折,一直到2000年之前这段历史是什么样的。所以有几个朋友一拍即合,我从2010年开始就组建了一个剧组,拍了50多个周围搞音乐朋友的专访。同时收集了很多当时的现场录像和照片,我希望能够收集越多越好吧,想把从摇滚乐开始一直到2000年之前这段历史整个呈现出来。其实我很有野心,我想做的非常详尽。一些西方的纪录片都非常详细,一集40分钟会把内容剖析的非常清楚,包括每个人创作的感受。我是想做这样的东西,目前进展还可以。

  据说每次超载乐队演出的时候,你有一个标志性踢腿动作?

  因为我爱踢球,踢球之前都有准备活动,我上舞台之前也是那一套,就抻筋压腿什的。说实话,我真的是什么设计都没有在台上胡来,想起怎么动就怎么动,但真的是没有任何设计。你做准备活动,浑身气血都会很开,对唱歌的状态和你进入音乐角色的状态都会特别好。我记得小时候看的各种传说特别来劲,就比如说Van Halen乐队。他们那两个地下室,一个是各种音乐设备,另一个是地毯那种全套的练功房。哥儿几个每天就在那压腿、练中国武术。上舞台就像飞一样各种踢腿。你要是能学他们就行了,那才是最来劲的舞台表演。

  听说你从小在天津长大。

  童年每个人都很难忘,我的童年就在天津度过的。小时候穿越两个路口上学,小时候觉得那条路上学得走十分钟,得多远啊!等长大故地重游迈两步到头了,怎么回事儿啊,就是感觉那个计量单位都不一样了,因为长大了可能觉得那个路就很短。那个时候路口卖冰棍老太太喊:“冰棍儿三分五分”。大概是我三岁的时候,外婆拉着我的手去吃冰激凌,起士林餐厅里发现装潢和整个建筑全是国外的感觉。我以为生活就该是这样,因为你小时候在什么地方生活,你就觉得世界就是那个样子。长大了再来看,那种美好的光环慢慢套带上你自己的回忆。我觉得最意思的是小学每到暑假,我都到北京去我父母那儿,自己坐火车去,那会儿一块九一张火车票。我一定要拿一饭盒儿装煎饼果子,那时候北京没有煎饼果子。煎饼果子彻底火遍全北京那是1989年以后的事儿了。我觉得天津最棒的是,在这生活的所有人都有一种天生的幽默感,分分钟把生活里边的这种不公和愤怒以及挫折感,用一句话给你化解掉。北京人有这一面儿,但是不像天津人化解的那么“逗哏儿”。所以我听了天津话,也觉得亲切。

  这些年做了很多事,包括培养零基础学生乐队,为“大事发声”做主持人等等,是不是现在更愿意做摇滚乐的传播者而不太在乎自己的音乐成就?

  我的精力还在音乐上,还是在摇滚乐上。很快我新的作品也会出来,但这话我也说了不少年头了,我也不好意思再说了,哈哈。但是我还是要说,因为人其实有很多精力也有很多的层面,尤其在我这个岁数,你明白这个事情的规律知道怎么去做,好多事情都可以完成。我希望将来我的音乐能够给大家很好的互动之外,其他的事情都能够做好,包括大家听到的宋词,看到的纪录片,还有对孩子的一些培养项目,都不会耽误。而且我希望能够做的好,希望能借由努力把犄角旮旯都活出来吧。

  超载乐队的第一张专辑,被大家称作是载入中国摇滚乐史册的作品,对比后两张专辑,怎么看待这样的观点?这三张专辑在自己心中地位是一样的吗?

  对我来说,它是我一个生命历程的记录吧,其实在1990年的时候我就希望能够出上3到5张像第一张这样的专辑,你们可以听到第一张专辑里面就有我三个不同的音乐阶段的创作,我自己心里知道。后面再改变,我回过头来都觉得没有什么可后悔。那个时候生命给我的感觉,把我带到这个方向而已。如果说偏爱,我觉得第一张确实是淋漓尽致,而且我自己也是最过瘾。但是从某些角度讲的话,像大家都不太看好的第三张其实我自己反而有时候觉得听着挺舒服的。它会解读你生命中的不同的面相,可以说被生活逼迫着看到了生活里更多的面相,我尊敬每一段经历。

  一直在做这些热血的事,比如:踢球、做摇滚乐,大家看来你永远都不老,永远热血的活着,那么岁月究竟给你带来了什么呢?

  特别喜欢岁月带给我的礼物,带走很多青春的荷尔蒙,带给我很多机会让我沉下来思考人生。有一个说法是:老天在你生命不同的阶段都会给你带来礼物,你必须知道它是什么你才能迎接它。从中年到老年以后,给你的就是沉静的思考和更尖锐的感知世界的能力。这些我能感觉到,岁月带给我一些新的礼物,我也满心欢喜的准备接住它。

  拍纪录片的时候反复问大家“走上摇滚道路的原因是什么?”这个问题,你自己心中的答案是什么呢?

  其实就俩字:来劲。通过这些工作能挣钱,我就可以多买吉他,我就是一心想搞摇滚乐。这个“来劲”其实包括很多方面,包括精神方面、听觉方面和生理方面。精神方面我从小确实我是一个爱思考的孩子,在摇滚乐里我也瞬间找到了思考合拍的地方,音乐几乎就是一个不可抵御的东西。具体一点的话,我甚至记得很多瞬间,比如第一次听到披头士乐队被他那个旋律打动的瞬间,或者听到古典乐,像肖邦、贝多芬我都很喜欢,我喜欢听这些音乐,但总觉得音乐离我很远。直到听到披头士,我觉得这些音乐很美但又离我不是特别远。高一的时候我妈从美国回来带了一张专辑,最后是《The Long and Winding Road》,很长时间都沉浸在这首歌里,然后再听他们其他的歌觉得确实棒啊,因为你接受了一个之后,你瞬间明白他们的思维是很高级的,就知道了美的奥秘。精神上层次的美那个瞬间,我也记得特别清楚。之前你很难看到摇滚乐到底在唱什么,因为你没有歌词也没网络,直到有一盘录像带叫《the wall》来自pink floyd乐队,才发觉他歌词原来写的是这个!因为我从小喜欢看书写诗,几乎我能看的书都看过了,更小的时候梦想是当个作家。其实我看到那些词的时候,在想如果要写作的话,这些词就是我最大的梦想,因为它已经不能再好了,包括战争对人的分离还有人与人之间的那种隔阂和孤独。那整张专辑的歌词瞬间把我所有关于文学的梦全给满足了。这种来劲,就是无法言说的,用那么棒的音乐把所有的我崇拜的海明威或者杰克伦敦之类的统统涵盖了,我还要什么呀,这就是最棒的了。我和张炬还干了一个事,就是把歌放一下停,放一下再停。我就开始写歌词,张炬困了就睡了,我一直写到夜里两点,转天要上学呢,我当时刚大一,走的时候和张炬说:”要是你不困了,你来吧。”结果等我上学回来之后,张炬睡了,整个儿本都抄满了,我们把专辑的词和中文翻译都写下来了,翻译的也非常好,可能是香港人翻译的,全都抄满了一本儿。我现在还留着呢。生理上的来劲,其实我要提起Bon Jovi,以前很少看到摇滚乐的现场,当时看到一个MV就是《Livin' On A Prayer》。几个帅小伙了出来了,音乐也特别来劲,那种刺激感让我觉得太帅了。以前我可能觉得踢足球的最帅,然后一看到这个,觉得这个比踢球的还帅。

  有人说摇滚乐的黄金年代已经过去,你怎么看?

  好像大家现在都在公认这样的说法,摇滚乐90年代那么辉煌到现在衰落了,你怎么看?谁说这个呀,这是一个公认的说法吗?这个所谓的结论根本就是错误的,摇滚乐其实发展的特别棒,因为如果我们从现在看,这么多的音乐节,这么多的新的乐队。有很多很多年轻人,他们可能不知道超载,他们知道重塑雕像的权利、声音玩具,甚至知道零壹乐队,我刚刚说的都可能是十年前的老炮级乐队了,还有更多更新的乐队出来。在他们的世界里,摇滚乐应该是另外的样子,摇滚乐本来就是更新的舞台,是他们创造发挥的舞台。现在我们说到的只是90年代这些人衰落了,不出作品了,是这样的,但是他们并不代表摇滚乐。

  现在的乐队他们可以通过自己的歌迷对他们的拥护来赚到足够的钱,做他们自己心里的音乐,履行了自己对音乐的诺言,他们做一张专辑,满足自己也满足歌迷,同时也不用看人脸色,我觉得这就是我们90年代想追求又追求不到的东西。摇滚乐本来就不是在大众音乐环境里面比较普遍的音乐门类,在美国也不是。自己觉得来劲就好了,本来我们跟别人不一样,我们不用看别人脸色活着,就已经很好了。如果大家也能关注一些新的乐队,你会听到很多震撼的词句以及未来音乐的力量。也许今天你觉得他们很稚嫩,但你在2030年再来看的时候发觉2017年的经典就在你身边。那时候他们已经成为传奇了,我希望你们不放过身边的传奇。

  采访札记

  如果青春能用一些人的名字来做标签,高旗被提起的次数一定非常高。那天,聊起创作,他总带有一种宿命感,我猜想那是成熟的人提起天赋的谦词。活动现场我看到了无数双闪烁的眼睛,印着黑夜与独属自己的音乐回忆。这一切都令人觉得:青春有他,足够好了。

 
受理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2)23601782 转 8020  津B2-20060107
本网站由天津广播电视台版权所有,技术支持 北方网 Copyright 2003 - 2011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