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广播|滨海广播|交通广播|经济广播|生活广播|文艺广播|音乐广播|相声广播|农村广播|小说广播
 
   活动海报
更多...
 
   热点新闻
·【每日相声】2015-11-19节目回顾
·【边走边唱】2015-11-23节目回顾
·纪念高盛麟先生诞辰一百周年特别节目:“盛世麒麟——赵景勃眼中的...
·全国曲艺“十大名票”全新出炉 “和平杯”全国曲艺票友大赛颁奖晚会...
 
   往期活动
专访 | 高原&姜昕:闪光的岁月不会枯萎
2017-12-25 16:41   稿源: 天津广播电视台文艺广播   编辑: 文艺广播 贾曼婷

  12月18日,高原摄影展——“把青春唱完”天津站在智慧山艺术中心开幕,高原和姜昕担任嘉宾来到现场。高原用胶片记录了中国摇滚的黄金十年,而这些照片背后有哪些故事?如今又是如何看待摇滚与青春的?来听听她们的声音。

  天津文艺广播:很多人可能对您的定位的是:“摇滚乐的摄影师”或者“摄影师”,你更喜欢怎么介绍自己?

  高原:肯定是摄影师,我都不知道“摇滚摄影师”这个名称是从哪儿来的,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起的。作为一个图片工作者肯定是希望自己越多越全面越好。除了摇滚乐现场还有歌手之类,也拍过电影的剧照,甚至还拍过菜谱,那种纯粹为了帮忙。我觉得自己可能还是最适合拍这种记录型的。

  天津文艺广播:现在怎么去定位自己?觉得之前是身处在摇滚圈当中吗?还是只是一个简单的记录者?

  高原:我从小是跟着他们一起长大的,身边的朋友也都是做音乐的,慢慢长大之后可能各种各样的朋友会越来越多,但是说实话,你长大的这个环境,尤其十五六岁十六七岁的时候,认识的是什么人,对你这一生影响是最大的。所以我还是愿意把自己当做一个和他们一起长大的朋友吧。

  天津文艺广播:在那个资料特别稀缺的年代,从什么时候意识到拍的东西很有可能会成为非常珍贵的历史性资料永远被留下来?

  高原:2015年,也就是我这本书出的时候才意识到这一点。之前的记录都是随意的,而且这些底片和档案都是随便放的。所以做书的时候,早期的收集和整理相当的费劲。我大概做了将近五年的时间把这些所有的底片和资料找出来弄干净,扫描归类再加文字。

  天津文艺广播:听说很多用胶片拍摄的摄影师都很珍惜每一下快门儿,现在已经变成了数字化的时代,数字化的东西现在在用吗?

  高原:再用胶片我就没活儿干了,我还是用了数码相机,而且现在也比较依赖数码相机,但是还留着自己最早的那一台照相机。

  天津文艺广播:当年其实拍照片是一个很烧钱的事儿,大概从什么时候开始拍摇滚乐的现场有酬劳了呢?

  高原:93年或者94年吧,就开始能够收回一些胶片的成本了,但也很少。我们上学的时候基本上就是使用过期的胶片,都是买最便宜的。

  天津文艺广播:书里有很多珍贵的画面,包括张炬的离开在其中所占的比重很大。这件事对你的影响特别大,还是说对整个圈子影响都很大?

  高原:对我的影响很大,圈子应该也是。他是我接触的第一个跟死亡有关系的朋友,在那个我还不知道什么叫死亡与分离的时候。通过这件事意识到原来不可能永远在一起。今天还在你身边,明天就晃悠没了。对于整个圈子来说呢,因为他的地位在那儿,张炬当时是唐朝乐队的贝斯手,在整个音乐圈儿的人缘也非常的好,他家都是大伙儿经常会去的一个集散地。

  天津文艺广播:从那之后会不会觉得有点儿遗憾?比如之前没有留下更多的资料?

  高原:一直会有这种遗憾,在做这本书的过程中就会意识到:那个时候拍少了,或者怎么就没有继续按快门儿。

  天津文艺广播:再度的去翻看这些照片的时候,里面的故事当时是记下来的,还是后来全凭自己的记忆?

  高原:书里面其实没什么故事,这本书特意用了陈述的手法,每张照片的确是有它的故事在里面。整理过程对我来说是从痛苦开始,因为要不停的回忆,看到一些已经逝去的朋友。想到小时候的各种痛苦啊,快乐呀,死去活来呀,各种事情吧。当你慢慢在这过程中接受了所有的过去,发现自己现在居然还过的挺美,说白了就是很开心吧。

  天津文艺广播:书里面也记录了很多你的难忘时光,当第一次拿到这本书的时候感受是怎样的?

  姜昕:我当时给她发了一个微博,那天快递敲门,我拿到就打开了那本书,我发了一天呆,什么也没干。我们俩都是一样的,都是一起长大的,有青春有爱情,悲伤和烦恼都在里面了。

  天津文艺广播:很多人知道您好像是通过后几张唱片,像《纯粹》和《我不是随便的花朵》,甚至有人觉得您后来经历了一个转型期,往更主流的方向去转变了,自己怎么看待这样的一种说法?

  姜昕:我自己觉得我的第一张专辑我其实是半个傀儡,我也是比较幸运的,因为是在我自己认为当年原创音乐圈里最有才华最顶尖的人群里,大家说出专辑吧,我们给你写歌。我作为新人,第一张专辑的乐队就是ADO乐队,全是中国最顶尖的乐手。我是在出第一张专辑之前有五年的歌厅和livehouse演出经验,虽然我那时候也是和乐队合作,萤火虫、现代人和广播电声合作。但是录音是完全不一样的。当初我是被制作人逼着,说我们不做只会唱歌的歌手,我们要希望你成为一个艺术家。当时有三首歌没有歌词,就说那你来把歌词完成,是被要求。现在我特别感谢这一切,当时的制作人还跟我说,不能是我们把乐队录完了,你就来唱就完了,要求我整个过程都跟着学习。其实我是爱音乐也爱艺术,但是我有点懒。我是被这么被要求着上来的,后来我觉得特别感谢这一切。

  天津文艺广播:会觉得现在对于歌手来说要求更高了吗?比如说一定要会创作,创作是现在您觉得必须要有的东西吗?

  姜昕:虽然说演唱也是一种艺术,如果是你自己的感受,你自己对生命的观察,对生活的领悟,那你会把它演绎得更好。通过你的眼睛去看这个世界再去唱,那就会带给大家的东西是更真实,更感人啊。包括“小院儿”她说新歌也是自己写的歌词,我觉得特别好。

  天津文艺广播:这本书里面有些照片是关于您的,当时拍照的场景还记得吗?作为一个被拍摄者,更愿意被陌生人拍还是和朋友拍?

  姜昕:比较喜欢朋友拍,觉得好玩。熟了之后会更放松,那才是最好的状态。高原是个好的摄影师,她有自己的想法。记得我有一张照片特别喜欢,我们在雪地上,我看见一只狗在那跑,高原给我拍了一张侧脸我特别喜欢。

  天津文艺广播:有没有一些照片当时不喜欢,现在又觉得很珍贵的?

  高原:有很多,现在的照片在当时都是废片,小时候拍东西的审美和现在是不一样的,我也庆幸自己有一个坏毛病,就是爱攒东西,我什么东西都不扔,所以很多废片也都留到了现在。现在你再拿出来看会觉得那时候很不经意的留下的瞬间,比你真的摆出来的要好。

  天津文艺广播:之后有什么计划吗?

  高原:想做一本画册,彩色和黑白都会有,希望明年夏天能和大家见面吧。

  采访手记:

  所有的艺术形式,都是为了表达自己对生活的理解,因此艺术具有多样性。而所有能自如展现魅力的人,都因为生活的磨砺而变的深邃,高原和姜昕大概都是这样的人。

  我没有生活在中国摇滚乐的黄金年代,但我知道每个人都无从选择被时代洪流冲刷。所以我要她们的感性与敏锐,更要坦荡而用力的活。

 
受理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2)23601782 转 8020  津B2-20060107
本网站由天津广播电视台版权所有,技术支持 北方网 Copyright 2003 - 2011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