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广播|滨海广播|交通广播|经济广播|生活广播|文艺广播|音乐广播|相声广播|农村广播|小说广播
 
   活动海报
更多...
 
   热点新闻
·【每日相声】2015-11-19节目回顾
·【边走边唱】2015-11-23节目回顾
·纪念高盛麟先生诞辰一百周年特别节目:“盛世麒麟——赵景勃眼中的...
·全国曲艺“十大名票”全新出炉 “和平杯”全国曲艺票友大赛颁奖晚会...
 
   往期活动
专访 | 潘高峰——如果音乐是一种宿命
2017-11-07 14:11   稿源: 天津广播电视台文艺广播   编辑: 文艺广播 贾曼婷

  潘高峰的最新专辑《灵魂城市》在2017年10月12日上线,今年的最后两个月他将和乐队一起走过全国20个城市,巡演第一站就来到了天津,文艺广播对他进行了独家专访。

 

  我们把时间轴往回拉,那个时候你参加了很多的节目比如《中国好歌曲》,参加这个节目让你现在的生活有什么变化吗?

  潘高峰:因为它是一个挺快销的这么一个产物,大家会把它当做一个声音的类似真人秀的综艺去看,好在这个节目还是囊括了一些好的音乐人的。我觉得从“秀”的角度来讲,当时参加完节目的一段时间内,会特别不一样。比如你去逛商场都可能有人跟你要签名。但是这些东西对我来讲,我觉得影响并没有那么大。因为在参加节目之前就已经玩儿音乐好多年了,这个热乎劲儿过去以后,又回到那个状态,所以对我来说变化不太大。

  现在很多人一说到中国的Funk音乐就会想到你,这也是这么多年你一直在经营的结果。也有很多的听众在听完你的音乐之后跟我探讨:“这是我们中国的音乐人吗?”你觉得你的音乐为什么会给人这种国际化的感觉?

  潘高峰:我自己听的欧美流行音乐其实不单是funk,还包括蓝调、R&B、soul等等,都比较早,包括接触摇滚乐。不仅仅是funk,是我特别在乎groove节奏这些东西,在我的音乐里体现得可能相对来说多一点儿。在做上一张专辑的时候,器乐表演的东西可能更多,现场会更过瘾。年纪越来越大了,两方面来说,这个东西它特耗资源也耗钱,这么多年一直在赔钱玩儿。我也得考虑到未来的一些情况,如果一直这么赔钱玩儿下去,即使花了好多时间,它也只是类似于爱好的一个存在。我还是希望能把咱们自己的东西和欧美的文化结合起来,我还在做实验,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你刚刚也说到了,我们流行音乐三四十年的时间,而国外很多真正玩儿这个音乐的,他们可以玩儿一辈子,你觉得对这方面的积累,是你最大的瓶颈吗?

  潘高峰:我觉得我其实没什么瓶颈,如果我不追求这个,我去干点儿别的我干什么都一样吃饭,而且肯定比现在活的要好,但是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宿命,这里有很多巧合的东西,塑造了你这个人。我之前在西安演出的时候,你能感觉到他们其实很喜欢在现场的这种感觉,但是他们不知道怎么参与进来,包括怎么跟着一起打拍子呀,合唱啊,这都需要时间。

  你之前也给一些乐队做过吉他手,你有没有想过,就专职去做吉他手?

  潘高峰:我不光给他们做吉他手,还做编曲,因为那个能维持我的生计。其实我要是当时就不想做原创音乐了,自己写一些歌儿来抒发自己的感情,如果我在那时候选择了去干那个行业,可能也就跟我的那些好朋友一样,现在也活得挺好的,买车买房子了。但是每个人选择让他们获得快乐的东西不一样。我这个人还是在自己身上捆绑了一些所谓的不知道因为什么的责任感,因为我觉得还是应该有人去做一些有意义的东西。

  第一张专辑发行之后巡演的范围也不是特别大,记得走了六七站的样子,这次带着第二张专辑要走很多城市,考虑过票房的问题吗?

  潘高峰:这个问题我早就已经习惯了,因为这种音乐没有任何问题,放在任何一个平台,任何一个舞台,都是没有问题的。每个人都能清楚它想传达的东西。我和朋友也常在聊,像我们这种传统的做音乐的人,在这个时代是非常不讨巧的。比如巡演,基本每年都会赔很多钱。但是,得干,还是需要有人去做这个事儿。

  从之前的民谣热到今年的hip-hop,你有没有想过,你做的音乐风格有一天会火起来,大家后知后觉,发觉这种音乐形式我们早就有了。

  潘高峰:音乐的层面,我觉得不太可能。因为这两种音乐火起来都是因为意识形态造成的,它被当做文化产品来消费。Funk有一天也能“外在”了,也能“标题党”了,那是有可能的。但是,能火也要有一些人在做才行,要有一定的基数。但是成本高啊,民谣一把箱琴就好了,hip-hop甚至连琴都不用。玩儿funk不行,你要有一支乐队,再写中文歌词试试,就更难。我还是想做更多实打实的,让音乐健康发展的事情。

 

  专辑当中的这些歌,你会不会觉得像《节奏爱》这种大家都非常熟悉的,反而不是你最钟爱的?

  潘高峰:对,每首歌都有自己的故事,这个和看东西的角度有关系。我这张专辑不是叫做“灵魂城市”吗,在里边有特别多的关于时间和空间的思考,我对生活经过了这些事儿的思考以及特别多的爱情故事,总体我觉得还是挺轻松的。尤其那些爱情的歌,让你进入一个很私人的空间里了,就没有咱刚才说的这么多,什么钱不钱的事和谁火了的事儿,这就是音乐的魅力。你可能不知道我怎么把它做出来,但是你听到了,你感受到了,这才是最重要的。

  给大家推荐一些专辑里你钟爱的歌吧。

  潘高峰:我自己是都很喜欢,其实这些歌都独立制作的每一首都足够精良,所以它像是11个单曲的质量。主要是年头够长,是这么多年积累下来的。如果非让我推荐去听的话,喜欢器乐化重一些的朋友可以听《会忘了会记得》。我个人最喜欢的是《灵魂的构成元素》,有它才形成了这张专辑的这么一个基调。我自己也在熟悉这一批歌儿,因为录制和演出是完全不同的状态,怎么才能够达到它最好的状态,在不同的环境里给大家呈现出来现场的声音,看我这轮巡演走完吧,看会是什么样子。

  采访手记:

  大概具有越全面而多重的人格,越能去理解和欣赏更多风格门类的音乐。潘高峰说每个人选择获得快乐的东西不一样,他在自己身上捆绑了一些不知道因为什么的责任感。

  “宿命感”是我在他身上除了音乐光环之外能感受到的东西,这三个字让我们奋进,也令我们开脱,若能甘之如饴着,就够了。

 
联系电话:23601611  受理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2)23601782 转 8020  津B2-20060107
本网站由天津广播电视台版权所有,技术支持 北方网 Copyright 2003 - 2011All Rights Reserved